如果“玻璃大王”曹德旺长子曹晖回归,福耀玻璃会有怎样的改变?

半个月在国内,半个月飞国外,已经73岁的“玻璃大王”曹德旺依然忙碌着。

福耀玻璃(600660.SH)未来充满着不确定性。

国内汽车行业今年会否继续下滑?美国项目能否继续增长?德国项目能否顺利改造?除了这些,还有“福耀二代”的接班问题。

曹德旺女婿叶舒在2017年3月上任总经理一职,从去年业绩来看,中规中矩平稳渡过。不过,众望所归的指定接班人,曹德旺长子曹晖在出走三年后至今仍未归位。虽然有迹象显示,曹晖回归的步伐正加快。

“何时回归,我们也不清楚,有消息会公告。”福耀玻璃内部人士对界面新闻表示,该人士还称,“曹晖随时可以上任接手管理。”

如果曹晖回归,福耀玻璃会有怎样的改变?

业绩增长的另一面

在叶舒接任总经理职位的第二年,2018年福耀玻璃的业绩并未有表象般辉煌。

福耀玻璃是全球规模最大的汽车玻璃供应商,主要产品包括汽车线浮法玻璃、汽车玻璃等。

年报显示,尽管行业形势严峻,但福耀玻璃依然逆势增长。其营业收入首次突破200亿元,达202.25亿元,同比增长8.08%;公司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1.20亿元,同比增幅30.86%。

曹德旺在分红上也很大方。在2018年半年报每10股派4元后,又提出拟每10股分配现金股利7.5元。1993年上市至今,福耀玻璃累积盈利267.30亿元,累计现金分红136.52亿元,是名符其实的“现金奶牛”。

从利润变动来看,净利润增幅高于营收增长的原因主要在两处。

第一笔,公司财务费用由2017年的4.19亿元,降至去年的-1.11亿元。主要原因是汇兑收入,报告期公司实现汇兑收益2.59亿元,而上期汇兑损失了3.88亿元。一正一负,汇兑差额超过6亿元。

第二笔,公司投资收益大幅增长29倍。主要在于公司2018年出售北京福通安全玻璃有限公司75%股权确认投资收益6.64亿元,而上年出售厂房等收益为只有0.39亿元。此处又增加了超过6亿元。

若扣除这两笔因素的影响,2018年福耀玻璃利润总额同比增长仅0.29%。险些未能保住增长势头。

在叶舒2017年上任首年,这种颓势已有所显现,当年福耀玻璃净利润增速只有微幅的0.14%,距2013年-2016年15%-25%的业绩增速相去甚远。

当然,真实业绩增速大幅收窄,与2018年大行业环境息息相关。

从汽车行业来看,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统计,2018年汽车产销同比下降4.16%和2.76%,自1990年以来首次出现负增长。汽车行业已基本告别高速增长期,转而进入稳健增长期。

福耀玻璃中国地区的业务已确然受到影响。受中国汽车行业产量下降的影响,公司汽车玻璃中国境内收入同比小幅减少0.64%。

整体业绩的稳定主要归功于海外市场。因海外战略提前布局,福耀玻璃汽车玻璃国外业务收入同比增长24.42%。

在去年营收构成中,福耀玻璃国外营收占比继续提升,由2017年36.39%增长5.41个百分点上升至41.80%。

136亿分红之后,福耀玻璃的选择-临沂泽焜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这当中,福耀玻璃美国项目功不可没。

这一项目的布局始于2014年,当时福耀玻璃在美国俄亥俄州独资组建福耀玻璃美国有限公司(下称福耀美国)。

受2008年金融危机影响,通用汽车关闭了在俄亥俄州的工厂,福耀美国项目启动后,对废弃的通用旧厂进行改造。因为福耀的投资,周边物流、餐饮等产业复苏,福耀美国工厂成为当地明星企业,其所在的路段还更名为“福耀大道”。

在累计投入7.68亿美元(超过50亿元人民币)后,福耀美国在2017年底已完成年产2200万平方米汽车安全玻璃的产能规模建设。

当年,美国项目便进入盈利期,福耀美国(含其100%控股子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1.49亿元,实现净利润508.23万元,扭亏为盈。

2018年更是突飞猛进。在国外共83亿元的营收中,美国项目34.12亿元,占比已超过40%,同时贡献了2.46亿元净利润,收获期已到。

若福耀玻璃未能提前布局美国项目,或美国项目未能及时补足盈利,那么福耀去年的业绩表现将大打折扣。

早在25年前,福耀玻璃就已开始其海外战略。如今,福耀已在美国、德国、日本和韩国等9个国家与地区建立了生产基地和商务机构。

不止如此,2019年福耀玻璃的业绩增长点仍将来自于美国项目。

福耀玻璃内部人士对界面新闻预计称,美国项目2019年仍会保持增长势头。“美国项目去年产能利用率才做到60%-70%,按国内的产能利用率要达到80%-85%才算正常。还有较大的增长空间。”

在美国项目尝到甜头后,曹德旺又把下一个阵地放在了制造业见长的德国。

在美国项目建设期间,曹德旺每一两个月就会坐私人飞机去一趟俄亥俄的工厂。而曹德旺近期国内国外团团转,忙着的正是德国项目SAM。

如法炮制,今年1月,福耀玻璃旗下全资子公司福耀欧洲玻璃工业有限公司,购买了处于破产清算状态的德国公司SAM的资产,耗资5882.76万欧元(约合人民币4.46亿元)。

“现在经济形势不景气,在性价比最合适的时候,把这些公司用低价买过来,对公司业务形成协同。”最新消息显示,该资产购买事宜已获得德国政府反垄断批准,并已完成资产交割。

SAM主要从事铝亮饰条的生产和销售业务,资产包括设备、材料、产成品、在产品、工装器具等。

“资产已经买进来了,现在还要进行整合。接下来对设备进行升级改造,之后就要投产了。”福耀玻璃内部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记者。

这种在欧美当地设厂的方式,对福耀来说不仅可以增强客户黏性,更可有效规避汇率波动的风险。福耀玻璃外销业务已占四成以上,且规模逐年增大,若汇率出现较大幅度的波动,也会给公司业绩带来影响。

“未来我们国内外营收会做到50和50的比例。相当于再建了一个福耀。”上述人士称。

在不久前举办的2018年业绩发布会上,福耀玻璃财务总监陈向明表示,公司海外市占率只有百分之十几左右,相较于国内超过65%的市占率,在海外市场仍有较大的提升空间。

同时,今年福耀玻璃将对SAM进行资产整合与升级改造,使其成为一个现代化铝亮饰条的产销基地。整合该公司资产需要花一年多时间,整合完成后,将会成为福耀一个新增长点。

接班人曹晖何时回归

对曹德旺来说,这种忙碌是乐在其中的,其最大的困扰便是,如何将福耀玻璃从创业期顺利过渡到守业期。

有着美国贝克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的曹晖是当之无愧的接班人选。因此,1989年在曹晖还不满20岁便被安排加入福耀玻璃,从底层开始通过各个角度了解公司事务。

不过,在福耀玻璃总经理一职上,曹晖曾二进二出,不甘于一个“守业者”的角色。

2005年,曹晖在35岁时首次上任总经理。这一任期才8个月便辞任。一年后,曹晖再次担任总经理一职,这次持续了9年,直至2015年7月再次选择离去。期间曹晖亦在福耀多个职位历练,包括财务总监、北美公司总经理、香港公司总经理等,并担任大多数子公司董事。

公告显示,第二次辞任理由是,“希望专注于其他商业事务”。这也被外界解读成无意接班。

曹晖早有另起炉灶之意,辞任的前一年便成立了三锋控股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三锋控股)。出走当年,又成立了子公司福建三锋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三锋集团),从事汽车饰件、模具、服务等汽车配件领域。

从曹晖创办的公司经营情况可大致判断其管理能力。曹晖选择的这一领域正是汽车配件相关产业,与福耀玻璃业务密切相关。三锋集团2017年实现营业收入7.29亿元,实现净利润0.54亿元;2018年1-5月实现营业收入3.06亿元,实现净利润0.28亿元。

曹晖将公司经营得有声有色,迅速形成规模并实现盈利。

值得注意的是,三锋与福耀之间在过去三年存在着频繁的关联交易。从金额上来看,双方2017年采购及销售的关联交易合并交易发生额高达6.59亿元。

从供应到销售到品牌,从厂房到设备,到水电模具,三锋都离不开福耀。例如三锋控股及其子公司所使用的土地、厂房及附属设施等资产是福耀玻璃以2837万元转让而来的。福耀玻璃将部分库存模具、检具等设备以账面价值出售给三锋控股。福耀玻璃还向三锋控股出租厂房、销售水电。

2018年6月,曹晖将三锋集团以2.24亿元的交易对价卖予福耀玻璃,增值率超过一倍。被收购时,三锋集团旗下子包括汽车饰件、模具、汽车服务和一家已注销的文化传媒公司。这次交易,使得福耀玻璃拓展汽车配件领域,同时减少关联交易。

2019年3月16日,在年报披露的同时,福耀玻璃又公告,将以6600万元收购曹晖控股福建三锋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三锋投资)所持的江苏三峰汽车饰件有限公司。这家公司自2017年成立至今仍处于筹建期,尚未开展业务,近一年一期的营收均为0元。

“曹晖所创办的与福耀主业相关的公司都基本收购过来了,对福耀来说也是一个利好,是公司未来一个新的增长点。”福耀玻璃相关人士表示。

界面新闻查询发现,曹晖的三锋投资旗下除江苏三锋外还有4家公司,包括重庆三锋汽车饰件有限公司、江苏三锋材料研究院有限公司、福建三锋汽配开发有限公司和福建易道大咖商业管理有限公司,成立时间均在2017年之后,未来是否继续注入还不得而知。

这一路径与曹德旺多次在公开场合的表态一致,董事长一职未来还是要交给曹晖。

在福耀玻璃内部人士看来,“叶舒是总经理,负责日常经营管理,接班人还是曹晖,像曹德旺董事长一样负责战略事务。”这位人士还认为,曹晖随时可上任,“不需要什么过渡期”。

对于曹晖,曹德旺不吝溢美之词。曹德旺曾对媒体表示,“一般的年轻人跟曹晖是不能相比的,第一他吃苦耐劳,第二非常敬业,对业务也很熟悉。”

偷偷转向

曹晖与叶舒搭档的“福耀二代”能否担起重任,现在难有答案。不过,福耀玻璃未来方向却是曹德旺不得不关注的。

首先,是否能保持增长态势?

2019年国内外依然面临风险和不确定因素,汽车行业可能继续面临负增长的风险,福耀将面临更大挑战。从短期市场走势看,考虑宏观经济增速继续回落、汽车产业转型升级尚未结束、1.6升及以下购置税优惠政策完全退出等因素,中国汽车市场不确定因素增多。

“公司力争2019年度汽车玻璃产销量及其他主要经营指标保持稳定增长。”福耀玻璃年报中对经营计划如此表述。

其次,是否依然专注玻璃业务?

“这辈子我只做了一件事,那就是做一片属于中国人自己的玻璃。”这是曹德旺的梦想所在。

多年来,各种新经济、新产业浮浮沉沉,但曹德旺至今专注玻璃行业,从未涉足他业,如今福耀玻璃已成全球行业老大。当下,扣除内部抵销,福耀玻璃的汽车玻璃营收占比超97%。

那么,未来福耀玻璃能否延续其专注精神,坚守玻璃行业,会否延伸产业链,甚至跨行业去拓展?

从曹晖过去几年的创业行为来看,其对汽车饰件、汽车服务等领域兴趣浓厚,未来大概率会带领福耀试水产业链其他领域。

那么,这又带来一个新问题,新领域在公司中位置如何,风险是否可控。

去年,福耀玻璃已通过收购三锋饰件、福州模具,成立通辽精铝,增进产业链上下游协同,并拓展汽车部件领域。公告中还首次提及“全力打造福耀全产业链”这一说法。

而在2017年的公告中,福耀向三锋以账面价值转让模具、检具时,却曾表示意在“集中资源发展公司核心产业——汽车玻璃”。

一年时间刚过,福耀玻璃就由“集中资源”改为“打造全产业链”,可能意味着福耀玻璃这艘巨轮正偷偷转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