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管网公司即将成立,因此全国所有天然气企业都正在以国家管网公司的模式进行改革。‘三桶油’都有自己的模式,而新奥集团、新疆广汇等民企也在进行内部的整合,其目的都是为了提升自己未来的市场份额。”9月3日,一位国家发改委官员对记者表示。

此前的9月2日,在上海进行的“第三期陆家嘴能源+金融论坛”中,中石油销售分公司高级经理刘四洋强调,目前上游企业进入终端市场是通过产业链向下延伸的方式为终端用气企业谋求更好的经营环境,这也助力地方经济和实体经济发展;同时使资源方与用气企业形成有效对接,靠实需求、严肃合同、建立市场契约意识,对天然气稳定供应保障及市场秩序的维护有极大益处。

实际上,民企新奥集团已经开始旗下天然气市场的整合:8月31日,新奥股份(600803.SH)宣布,公司拟通过资产置换、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方式购买公司董事长王玉锁控制的新奥国际、精选投资合计持有的新奥能源(02688.HK)约3.69亿股股份,占其目前已发行普通股股份总数的32.83%。

新奥内部人士表示,此次交易主要是为了整合产业链资源,贯穿天然气上下游业务,为长期战略服务。

“公司将在不超过10个交易日的时间内披露重组预案。关于交易的详情和具体方案以后续披露的公告为准。若交易完成,新奥股份将成为新奥能源最大股东。”他表示。

除了新奥,新疆广汇等民企也在加速资源整合。据了解,继2017年6月份、2018年11月广汇能源(600256.SH)启动了位于江苏启东LNG接收站1、2期投产之后,其三期项目建设计划于2020年上半年投入使用。

天然气市场快速发展

8月31日在北京发布的《中国天然气发展报告(2019)》预计,2050年前中国天然气消费将保持增长趋势,这意味着中国天然气市场的未来将越来越灿烂。根据BP的预期,中国天然气需求将进一步增加,到2040年,其需求将是目前的160%,因此随着国家管网公司的成立,全国天然气企业都在为未来市场进行卡位。

这种卡位不仅是天然气市场的卡位,还有资源、管道、储气等方面的发展。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一鸣表示,上游探索形成有利于多元社会主体长期进入、有序竞争的市场机制;中游加快设立国家油气管网公司,统筹基础设施建设,降低天然气中间环节成本;下游继续推动市场化和价格改革,打通“最后一公里”,切实降低企业用气成本。

“这些问题不解决,就有可能对天然气长远发展造成严重的掣肘。”他说道。

目前,中国冬季天然气的供应仍是大问题。刘四洋介绍,预期2019年中石油天然气销量将超过1800亿立方米,占国内65%,但是中石油的储气能力只有180亿立方米,因此到冬季,储气能力不足时,部分用户不得不停气。

“这正是中石油等央企加大储气能力建设的重要原因。”一位中石油天然气专家坦言道。

BP中国区董事长杨筱萍表示,预计2020年全球LNG贸易量将超过管道贸易量,其贸易量将从2017年的4000亿立方米增加到2040年的9000亿立方米,因此如何加强港口、管道、储气能力的合作是首要的问题。

民企整合资源“卡位”

对此,民企新奥集团等已经开始进行内部资源整合,提前卡位。

上述新奥内部人士表示,前述新奥股份对新奥能源的整合,其目的主要是为了整个集团的产业链资源,贯穿天然气上下游业务,为长期战略服务。

新奥能源8月30日收盘市值高达1007亿港元(约合人民币880亿元),2018年营收609亿元、净利28.18亿元;A股上市的新奥股份最新市值115亿元,2018年总收入136亿元,净利14.06亿元。

新奥股份此次交易看似“蛇吞象”,但是这种整合为新奥集团的内部整合提供了巨大的空间。

据了解,目前新奥股份主要业务涵盖液化天然气生产/销售与投资,能源技术工程服务,甲醇等能源化工产品生产、销售与贸易,以及煤炭的开采、洗选与贸易;而新奥能源在国内有170多个天然气销售公司。

但新奥股份持有10%澳大利亚桑托斯油气公司股份,后者是目前新奥集团最重要的天然气供应商,因此只能通过新奥股份对新奥能源进行整合。此外,新奥舟山液化LNG接收站仍在新奥集团旗下,因此新奥舟山、新奥股份和新奥能源都有各自的定位。

据记者分析,新奥舟山液化LNG只是一体化的部分,但是它上接澳大利亚桑托斯公司的天然气资源,下接170多家天然气销售分公司,处于集团重要的位置。目前浙江舟山到宁波的管道正在建设,一旦管道投产,新奥舟山将成为集团的核心。

新奥集团完成整合后,其国内天然气资源和市场份额都将大幅增加;此外新奥集团通过舟山项目也将完成国内、国际资源的整合,因此其天然气价格将具备优势,浙江、上海等地方企业和居民也将获益。

除了新奥集团,新疆广汇等民企也在整合。今年6月份新疆广汇发行的33亿可转债方案中,5.6亿元将用于其在江苏南通的LNG分销转运站项目。此前,新疆广汇位于江苏启东LNG接收站1、2期已经投产。

“国家管网公司是公共的,因此每个企业能够获得的天然气资源将直接决定这些企业将来的利润空间。”前述石油央企专家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