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迪表示,2019年上半年广义影子银行资产缩减近人民币1.7万亿元,至人民币59.6万亿元,是2016年底以来的最低水平。具体而言,2019年6月30日广义影子银行资产占名义GDP的比例从2018年年末的68%降至64%,较2016年底87%的峰值低23个百分点。

半年缩水1.7万亿!中国影子银行规模创三年新低,原因是什么-临沂泽焜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日前,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发表《2019年上半年中国影子银行》研报。研报显示,2019年上半年中国影子银行资产规模进一步缩减。

对此,穆迪董事总经理/亚太区首席信用总监MichaelTaylor称:“影子银行资产缩减的主要原因是银行和非银行金融机构的资管业务整体规模持续减少。”

“该影子银行领域是2017年开始的监管整治最初的重点所在。”MichaelTaylor补充称。

此外,穆迪表示,2019年上半年广义影子银行资产缩减近人民币1.7万亿元,至人民币59.6万亿元,是2016年底以来的最低水平。具体而言,2019年6月30日广义影子银行资产占名义GDP的比例从2018年年末的68%降至64%,较2016年底87%的峰值低23个百分点。

整体信贷扩张放缓

报告指出,整体信贷扩张有所放缓,从而减缓经济体系杠杆率的上升步伐。虽然银行积极响应政府政策维持对普惠型小微企业的信贷支持力度,但却对整体企业部门的贷款增速有所调整。

随着核心影子银行资产规模持续缩减,整体信贷扩张有所放缓,信贷增速与名义GDP增速之间的差距收窄。

数据显示,今年的新增信贷供应主要来自常规银行贷款。2019年前8个月新增银行贷款达到12.1万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约7.6%。前8个月新增影子信贷净供应依然呈现负增长,但1.2万亿元的缩减规模仍然低于2018年全年2.9万亿元的降幅。与2019年3月同比增长13.8%的近期高位相比,2019年8月银行对非金融私部门贷款的同比增长率放缓至12.6%的水平。整体银行私部门贷款增长放缓的原因在于向企业发放的长期信贷增长较弱。

虽然2019年第二季度银行对企业贷款总额增长有所放缓,但银行对整体小微企业贷款同比增长约为10.1%,略高于前一季度的9.6%水平。这也反映了政府鼓励银行积极向小微企业放贷的影响。

在银行加大对小微企业的贷款支持力度的背景下,主要受益方依然是单户授信总额度人民币1000万元及以下的普惠型小微企业借款人。“此类企业亦是近期政策的扶持重点。相比之下,同期银行对其他小微企业贷款的增长速度要远低于普惠型小微企业,二季度同比增速仅略高于4%。”穆迪表示。

上半年影子银行资产规模缩减

报告显示,2019年上半年影子银行资产规模缩减,主要是由于理财产品和资管计划对接资产规模的持续收缩所致,其次是委托贷款存量的规模下降。与此同时,包括信托贷款和未贴现银行承兑汇票在内的其他核心影子银行资产存量规模在上半年基本维持不变。

从各类理财产品的数据上来看,由于受到监管影响,2019年上半年上市股份制银行和国有银行的非保本型理财产品余额占其总资产比重均有小幅下降,但区域性银行对理财产品的依赖基本保持不变,因为理财产品仍是部分存款实力较弱的区域性银行重要的融资手段。

在同业理财方面,自2017年开始从严监管之后,2019年上半年末同业投资者购买的同业理财产品余额进一步缩减至约1万亿元左右,远低于2016年底的人民币6.7万亿元的规模。

同时,今年第二季度,银行发行的封闭式理财产品数量降至三年来的最低水平。其中52%的期限为3-12个月。随着银保监会发布的理财产品新规的逐步落实,银行发行短期理财产品的意愿将持续削弱。

信托净增出现逆转

最新数据显示,2019年7月和2019年8月信托贷款净增规模合计减少约人民币1330亿元,扭转了今年前6个月人民币930亿元的累计增长。

穆迪表示,由于近几个月净信托贷款下降的原因可能包括房地产信托贷款和“通道业务”的监管分别在7月和8月有所趋严。2019年8月信托贷款的余额同比下降4.3%,与2018年8%的全年降幅相比仍属温和。

记者注意到,影子银行信贷仍是众多房地产开发商的融资渠道选择之一。2019年上半年房地产行业信托净增规模达到约人民币2420亿元。但是,监管机构还会在之后进一步加强对房地产开发商信托融资的审查。因此,对信托融资依赖度较高的小型房地产开发商将进一步面临再融资风险。

值得一提的是,第二季度平台公司向来自信托业的借款重拾增长势头,所谓的信政合作业务存量规模有所反弹即反映了这一点。

穆迪分析:“通过信政合作,信托公司为地方政府或平台公司设计信托计划,地方政府或平台公司通过该计划为长期基础设施项目及市政建设融资。还款的主要来源一般包括政府财政收入和土地出让收入等。“

此外,报告还认为,未来可能会有更多的信托资金转向基础设施领域,特别是由于监管机构收紧对房地产开发商的信托资金审查。

截至2019年第二季末,被归类为存在违约及偿付风险的风险信托项目规模突破人民币3470亿元,规模占总信托资产的比重约1.54%。两项指标均创下2014年有统计数据以来的新高。

中小银行的同业融资环境分化

2019年8月底商业银行对非银行金融机构的净债权余额降至约人民币5万亿元水平,为2016年以来的最低水平,较2017年3月人民币12.4万亿元的存量规模缩减了一半以上。监管政策仍针对借助通道业务和多层嵌套交易进行监管套利的整治。

记者了解到,中小银行的同业融资环境也出现了明显分化,区域性小型银行和股份制银行的同业存单(NCD)发行利差扩大,自5月下旬以来,城商行和农商行的同业存单平均发行利率波动性也大幅增加。

9月6日,央行宣布将所有银行的法定准备金率(RRR)进一步下调50个基点,指定城商行在此基础上再下调100个基点。全面降准旨在减轻小型区域性银行的融资压力。

同时,中小银行同业存单新发行整体下滑。数据显示,2019年前5个月股份制银行和城商行同业存单发行量发行量均有所下降,而同期农商行的发行量则有所增加。

穆迪称:“中小型银行和影子银行的相互关联性较为紧密,该领域受困可能会给金融体系的其他领域带来一系列溢出风险。但是,政府部门有多种工具来控制受困区域性银行潜在风险蔓延。”免责声明: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腾讯网的观点和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