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概念股三五互联(300051.SZ)成为真的网红了。

  为啥?实在是公司的操作太牛,10天9涨停,股价从1月22日的6.34元涨到了最高15.75元,市值从23.2亿,飙升至最高57.6亿。

  这风光不是谁都能有的,而且三五互联的连续涨停还是在跨了一个春节假期后实现的,难度不低。

  现在各行各业都在喊“活下去”,政府也为此操碎了心,社保该减的减、该缓的缓,都挺难的,但如果那些老板们细看看人家三五互联的这波操作,估计都没心思干实业了。

  这到底咋回事呢?

  01

  三五互联是从事网络建站、域名注册、OA、网游开发等互联网服务的,创始人龚少晖也是福建第一批网络掘金人,据说曾在2004年奥运会期间,为奥运冠军王义夫、杜丽征讨过个人域名的归属问题。

  虽然同处互联网,但是三五互联并不是“网红”,直到龚少晖看上了上海婉锐这个“网红”。

  1月15日,龚少晖经过中间人的介绍,搭上了上海婉锐,觉得这公司不错,于是就和上海婉锐沟通合作意向。到1月21日,几通电话的功夫,合作意向达成。

  但是问题也来了,虽然龚少晖认为上海婉锐公司不错,也与上市公司的业务比较契合,但是这也太仓促了,当时的董事、财务总监佘智辉以及董秘许欣欣认为,这不行啊,想要进行重大资产重组,最起码要对上海婉锐做进一步的尽职调查,几个电话能说清什么、看清什么,还要实地核实情况后再决定。

  但是显然,反对没用。

  于是在21日当晚,对这场收购案的策划以及决策流程有异议的佘智辉、许欣欣以及证代龚晓东辞职,在三个高管辞职后,龚少晖立刻拍板,董事长、总经理丁建生定案,《重大资产重组意向协议》就这么签了,并在第二天发布了公告。

  “重大资产重组”,6天内、几通电话就决定,连带还干掉三个高管,这么草率吗?

  就是这么草率。

  就连三五互联的独董,都是从新闻里听说的这件事,然后向三五互联发函,要求说明一下,为什么作为独董,在公告披露前都没有收到关于这份收购意向的通知。

  给的答案也很神奇,居然是因为“为防止相关信息泄露”,这是不怕辞职的反对者泄露,却害怕还在任的独董泄露,这个脑回路也是很清奇。

  披露违规?嗯,是违规了,但不是事,反正董秘和证代在签协议前就辞职了,也就更没有人提停牌的事情了。

  尽管三五互联表示“会改的,会尽快招人的”,但是在招到新董秘之前,已经收获了9个涨停,股价最高已经翻了1.5倍。

  不得不说,这操作666。

  02

  股价上涨,散户们可能开心了,但是受益最大的还是实控人龚少晖。

  2019年8月20日,三五互联的新一届董事会中,龚少晖卸任了董事长、总经理职务,只有实控人和法人的名头了,不再是三五互联的高管了。

  高管卸任,离职锁定期只有半年,到2020年2月20日,龚少晖的股票就解除锁定了,而在解除锁定后,龚少晖就要把手里的1900万股转让给财达证券5号资管计划,以“支持民企发展”,经过了9个涨停后,龚少晖的这1900万股,算是赚翻了。

  股价大涨也拯救了龚少晖的股权质押。

  龚少晖持有的99.75%的股份都已经质押换钱了,在他签订转让协议的时候,其中部分股权质押已存在逾期风险,而公告也称龚少晖会“通过整合资源等措施化解当前的债务风险”。

打几个电话就赚了30多亿!都这么玩 实业没法干了-临沂泽焜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不知道这份强推的收购计划,是不是就是为自己纾困?

  所以深交所也忍不住了,再一次向三五互联发出了关注函,一连提出了15个问题,个个都是灵魂拷问,其中就提到了龚少晖的股权转让是否与这次的重组相关,是否存在内幕交易,而这次重组是不是为龚少晖的减持炒作股价。

  别说,这事看着就眼熟。

  2013年,龚少晖主导的三五互联,策划2.1亿的高价收购了中金在线100%股权,收购预案抛出,三五互联应声大涨,然后,龚少晖就在之后被爆在大宗平台减持。

  大股东套了现,欢欢喜喜等着赚一波的小散们就莫名其妙地被套了。

  03

  炒重组有用么?

  别说,真有用。自从市场发现了李佳琦、薇娅以及直播带货网红们的力量后,市场对“网红概念”的追捧甚嚣尘上。你看上一个概念股星期六(002291),从6元左右的价格涨到了现在的近30元,5倍的涨幅,谁看谁不眼红呢?

  而且,现在疫情让大家“被宅”在了家里,连直播睡觉这样无聊的事情,都有人看,在家走路刷淘宝都算逛街了,有内容的段子、直播又继续成为新宠,那么视频或者直播带货,自然也就不在话下,再火一波也不是什么问题。

  那么上海婉锐真的那么香么?反正人家提供的资料是很香的。

  作为MCN机构,上海婉锐主要是孵化网红IP,目前已经掌握的腰部网红资源700多个,比如具有抖音和快手千万粉丝的@韩 41【大石桥联盟】、游戏主播@ Misaya 若风、抖音博主@欠揍的宝哥哥、美食自媒体@王威子 Way 以及微博时尚红人@熊吱吱 finfin、@Iam方美丽同學等,全平台的粉丝合计有5亿。

  而且在上海婉锐的股东背后,来头也不小,萍乡网信的背后是陈欧,自己就是个网红,旗下还有聚美优品,而微梦创科我们都知道是新浪微博的主体,微博也是网红重要的活动平台。

  不过即便如此,要完成收购的业绩承诺,难度也不小:

  三个会计年度内,经审计的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累计不少于 2 亿元;累计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不低于累计承诺净利润的 60%;截至 2019年12月31日,经审计的归属母公司股东的所有者权益不低于人民币 1 亿元。

  要知道,上海婉锐2019年的营收1.26亿,利润3156万,要实现三年2亿的利润,每年的利润至少6667万,在现在的基础上翻一番,但2019年的利润同比增长仅为15%。

  所以,等等看吧,2月24日,三五互联要针对深交所的15个问询,有一个明确的说法。

  散户们还是要注意了,这收购成与不成,风险都在那里呢,不成吧,股价还是要回归基本面的,成了吧,这种收购后的大规模商誉减值,还在等着呢。